莫拉

【雙黑】那日的雨

#文豪雙黑
#黑幫時期搭檔關係
#是太中還中太我自己都說不清(欸
#分次發,明天更(應該


窗外的雨下著,雨水沿著屋簷的邊緣流下,打在一輛停在路旁的黑色轎車上,水花飛濺,滑落,在整個雨季中週而復始。

「喂,太宰,起床了。」那是搭檔不耐煩的聲音。

由於以往的習慣,太宰治一直都是很淺眠的人,賴床什麼的更是不允許的事,身體似乎也都會在特定的時間醒來,但每天的早晨總是能傳來他搭檔的叫喚聲,為什麼呢?

因為他的搭檔從來不曉得太宰治僅僅是為了找他麻煩而裝睡而已。

「渾蛋,不要抓我的手擦口水!噁心死了!」中原中也一臉厭惡的想甩開抓著自己的手,但太宰治卻緊抓不放。

「中也一早就生氣難怪長不高。」太宰治無賴般的嚷嚷著。

「討打是不是?而且這和身高沒有關係好不好!」要不是今天有任務就把這傢伙種了,中原中也在心中默默的想著,順手把太宰治從床上拉起身。

「中也~有早餐嗎?我好餓。」太宰治坐起身鬆開手,眼巴巴的看著自家搭檔。

「你還有臉跟我要早餐?等下要去接頭的人約定時間是五點,雖然在附近而已,但你自己看看時間。」中原中也不悅的說著,一面翻找著對方的衣物,把幾件外出服丟到床上。

太宰治望向時鐘,凌晨4:44
「4點44分,多美好的數字啊!中也你,唔......」太宰治的臉被自己的大衣正面擊中。

呦,正中紅心。

中原中也勾起一抹滿意的微笑。

「麻煩的傢伙,快點換好衣服後滾出來。」中原中也用力的甩上太宰治的房門。

太宰治簡單梳洗整理後走出房門,見中也正倚在樓梯轉角的扶手邊玩著手機,中原中也抬頭瞄了太宰治一眼後收起手機。

「走了。」太宰笑著跟在中也身後走下樓。

中原中也打開通往戶外的門,發現門外竟下起了小雨。

「嘖,居然下雨了。」
中也些許不滿的抱怨著,太宰抬頭望向天空,雨不大,但也不小,正是一種撐傘覺得太多餘,不撐又感覺會淋濕的尷尬天氣。

「哎呀,中也要和我一起共撐一把傘嗎?我的傘應該還容的下『小小的』中也哦。」太宰笑著拿起門口的傘。

中原中也回頭給太宰一記白眼。

「才不要跟你擠同一把傘!」說罷便拉低自己的帽子轉身走去,太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逕自打起傘跟上中也的腳步。

「太宰先生,中原先生,你們總算來了!」一名黑衣男子小跑步的跑向兩人,那是太宰的部下,今天的任務便是和他見面,還有......

中也瞥了太宰一眼,太宰還是那個令人煩躁的笑容。

「真煩人,明明是他的部下,為什麼我也要來......」中也嘀咕著走向對方。

這次的任務內容名義上是任務交接,實際上卻是要肅清港口黑手黨中的叛徒,最近的交易情報總是外洩,調查出的叛徒正是眼前的黑衣男子,因此捏造了這場交易要來場請君入甕的戲碼。

這是太宰說的。

但中原中也真的很不想管太宰治那傢伙要搞什麼名堂,剛單獨出一個監視任務回來就被告知要和太宰一起執行肅清任務,心情根本好不起來,現在只想把人痛扁一頓之後回去好好的睡一覺,天曉得他多久沒闔眼了。

太宰好像感受到對方想殺人的氣息搶在中也開口前說道
「辛苦了,任務目前還順利嗎?」

「托您的福,還算順利,不過這次的任務挺神秘的,怎麼都不透露交易地點啊?」黑衣男子陪笑著。

「你沒聽說嗎?這票可是大的,因為比以往都還危險所以首領也特別謹慎。」太宰故作震驚道。

太宰治誇張的演技在中原中也眼中格外可笑,但對方似乎沒有察覺異狀,仍試圖從太宰口中打聽到消息。

簡直是飛蛾撲火,中原中也這麼想著。

太宰像個喜歡討論八卦的三姑六婆般說個不停,中也只是在一旁看著,看著這場鬧劇何時要結束。

「因為和上頭有些關係,所以才派我和中也來接手,剩下的我也不能再透露了。」
太宰說著伸出手示意對方把接應的信物交出來,男子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銀色的打火機交給太宰。

太宰低頭把玩了一下才收進口袋,抬頭向男子說
「謝啦,接下來交給我們,祝你有愉快的一天。」回頭看向中也道「中也,我們走吧!」

中也沒有回應太宰的話就轉身走去,太宰隨後也跟上中也的步伐。

兩人走進了一座廢棄工地,天色還未亮,雨勢沒有消停的趨勢,反而是越來越大了。

「跟上了嗎?」中也低聲問太宰,太宰一派輕鬆的回應著
「應該有吧!」
說著打起傘走在中也身旁,雨水自傘緣滴下,滴在中也早已濕透的外套上。

「真該死,什麼莫名其妙的天氣。」中也不滿的壓低帽緣,太宰看著濕透的中也伸手把對方拉了過來。

「欸,你幹嘛?」

「看中也那麼可憐的在淋雨,我太宰大人就特別大發慈悲的分你一點傘吧。」太宰笑道。

「我才不稀罕!」中也正準備發難,太宰壓下中也抬起的拳頭,低聲道「來了。」

中也收起拳頭看向太宰。

「接下來?」

「方案A吧!」

「隨便你。」

中也說罷便開始活動手腕,準備等等的大開殺戒。

兩人停下腳步,後方傳來腳步聲,回頭一看,不意外,是剛才的男人,太宰露出笑容。

「呦,這不是剛才那小哥嗎?怎麼又見面了。」

男人沒了剛才那諂媚的表情
「我就不拐彎抹角了,你們早就知道我了吧,這交易只是個餌。」

太宰收起笑容挑釁的問

「是又如何?」

男人露出邪笑
「我記得你們倆都是森歐外的愛將吧,把兩個未來可能成為幹部的人才抓了,那傢伙還會不接受我們開的條件嗎?」

「嗤。」中也忽然笑出聲來,男子瞪了中也一眼,中也仍不改笑容的瞥了回去。

太宰開口拉回男子的注意

「你認為憑你能抓的了我們?」

男子彈了個響指,一群黑影自暗處出現將兩人包圍,男子冷笑著道
「哼,我是不曉得你們有什麼本事讓森歐外那麼看重你們,我看他是老糊塗了才把這事交給你們這兩個毛頭小子。」

太宰和中也聽完後相視而笑,太宰笑道

「首先,我相信首領根本不會因為我們被抓而動搖決定。」

「再來,我保證,你們絕對抓不了我們。」

男子冷哼一聲「這可說不準呢。抓住他們,留一口氣就行!」

一聲令下黑影自四面八方竄出

「看來,他好像不知道我們被稱作『雙黑』的真正原因啊!」中也笑道。

#TBC

其實後面我還沒碼完,明天更只是理想(土下坐
還希望各位能喜歡

藍河我們家天使!
抱了天使就跑 ♥(ノ´∀`) ♥(ノ´∀`) ♥(ノ´∀`)
手繪渣渣見諒~

文豪太中[fb的舊文重發個]

中也視角
#雙黑幼年回憶
大綱→嗯,就是個中也睡夢中驚醒,忽然想起過去的回憶這樣,然後繼續睡覺(?

漆黑一片……
向著前方伸出手想抓住什麼卻仍一無所有
那是永恆的黑暗

----------------

「…...」

中也猛然睜開雙眼,看見的是一如往常熟悉的天花板,是夢啊!

夏日豔陽帶來的悶熱感在寂靜的夏夜裡只留下些許微風的氣息,月光透過窗口灑落在房間的地板上,留下一地的潔白,中也撐起身體想坐起

「唔…」

因為剛結束長期任務的身體發出抗議的酸痛感,中也放棄起身躺回床上,伸手往床邊的櫃子伸去想察看時間,卻意外的碰到了另一個物品,是一個被蓋住的相框。

順手拿起相框,在月光的映照下依稀能看見照片的內容,照片裡的是兩個穿著西裝的少年,稚嫩的臉龐笑的那麼燦爛,記得好像是第一次任務成功時首領給他們的慶功宴,雖然後來因為兩人偷喝酒被紅葉大姐臭罵了一頓,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啊……

在最初的記憶裡,一直以來都是形影不離,即使平時是在紅葉大姐那接受訓練,每到任務前夕總是會去森鷗外大叔那裡和對方商量任務的事情,或是在結束訓練後一起去做些孩子氣的惡作劇,那時從沒想過有一天會這樣分開,是什麼時候開始彼此關係和立場變了調,不再是從前的親暱,變成無止境的相互冷嘲熱諷,雖然這似乎是一直以來的相處模式,好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總有一點微妙的不協調感。

啊啊,有那麼一瞬間想著,真想回到過去那段時光。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when I~」

手機的鈴聲響起,但很快就就停止了,在安靜的夜晚鈴聲格外明顯,甚至有些刺耳,那個鈴聲好像是不久前聽見某個電影的片尾曲吧,不太有印象了,只是覺得不錯就設定了,中也伸手取來放在床頭的手機,簡訊的通知聲也跟著響起,未接來電和簡訊的通知顯示著"青花魚"的字樣,中也不解的打開訊息,上面寫著

「想說中也現在一定睡了,所以打電話叫中也起床上廁所,只是很無聊就想捉弄中也而已。」

「……」剛才怎麼會有這麼愚蠢的想法,對於那個渾蛋才沒有任何懷念,明天一早去偵探社找那混帳算帳好了,中也翻了個身閉上眼,再次陷入沉睡,卻沒發現自己的嘴角微微揚起的弧度。

#fin